4月23日下午,陝西省商南縣廣場問政活動上,因縣疾控中心私設小金庫,中心主任華中央當著眾多群眾的面被當場免職,隨後他掩面而泣。華商報記者 魏光敬 攝
  ■ 對話動機
  4月23日下午,陝西省商南縣人民廣場,因縣疾控中心私設小金庫,中心主任華中央當著眾多群眾的面被當場免職,他下臺走出不到20米就掩面而泣,這一幕迅速成為輿論關註的焦點。
  這一事件出現在商南縣“廣場問政”活動中。該縣舉辦此活動已有6次,各單位一把手與群眾面對面,接受質詢。9名幹部在問政中被處理。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問政方式?當地官員對此如何看待?廣場問政又會給商南的政府部門帶來怎樣的改變?昨日,新京報記者對話商南縣委書記陸邦柱。
  問政緣由
  有些單位自己找不出問題
  新京報:商南縣怎麼會想到搞“廣場問政”這種方式?
  陸邦柱:現在普遍情況是群眾對幹部不信任,有問題群眾不和你說,和上級紀委說。國內有的地方搞電視、網絡問政,我們乾脆搞個廣場問政,幹部群眾當面鑼對面鼓講清楚。再加上當時有單位自己找不出問題,就想到讓群眾參與進來,幫你找。
  新京報:有些單位自己找不出問題?
  陸邦柱:現在有些單位我跟你說,自己找問題困難著呢。大家要麼就是老好人,發的征求意見表填的全是“沒有”;另外就是雙方有矛盾,就添油加醋地胡說,這樣一來,問題就不好找了。
  新京報:這幾場問政,暴露政府部門哪些典型問題?
  陸邦柱:比如遲到早退,上班時間上網或找不到人;還有服務態度差、辦事效率低,另外還發現一些違紀違法問題。
  新京報:廣場問政舉辦至今,有多少職能部門參與?
  陸邦柱:已接受問政的有25個部門,每次活動都有4到5個單位。每期參加問政的群眾是800到1000人。
  新京報:每個部門一把手一般會回答幾個問題?
  陸邦柱:百姓現場隨機提問,或者我們查找問題後設置的提問,大概在四五個。
  現場免職
  如果這算作秀,那也是應該的
  新京報:縣疾控中心主任華中央在問政現場被免職,這個決定是怎麼做的?
  陸邦柱:前期我們就發現他們(縣疾控中心)供應疫苗時,收入不入賬,設了小金庫,然後交給紀委調查,調查結果確認他們是違紀的,按規定華中央應該被免職,但還沒等到開縣委常委會,廣場問政就開始了。
  新京報:現場免職是否符合程序?是否是在追求一種轟動的效果?
  陸邦柱:程序上是符合的,我們按照程序在走,沒有主觀推動的想法。確認違紀時也剛好到廣場問政了,暗訪視頻放出來,華中央承認了私設小金庫。那種情況下,那麼多群眾在看著,需要給大家一個答覆,所以就現場開了縣委常委會,審議後根據紀律規定,對他做出了免職決定。
  新京報:除了群眾問政,紀委暗訪也會藉此公佈嗎?
  陸邦柱:是的,我們專門有個工作組,對將要問政的部門明察暗訪,然後在問政現場播放暗訪時的視頻。
  新京報:看到被免職的主任當場落淚時,你什麼感受?
  陸邦柱:我當然是替他惋惜,他在鄉鎮做過副鎮長、副書記、鎮長、書記,一級一級幹起來的,疾控中心主任這個職位他肯定能勝任,但很遺憾他沒把握好自己。
  新京報:這種做法會不會讓接受問政的官員難以接受?
  陸邦柱:有情緒是難免的,比如華中央,他也沒想到能被當場免職,我和他談了話,華中央對組織上的決定也是接受的,他也承認工作沒做好。
  新京報:是否擔心這種舉動被別人質疑是作秀?
  陸邦柱:肯定有人會說是作秀,但群眾眼睛是雪亮的。廣場問政確實改變了政府部門的辦事態度,如果這算作秀,那也是應該的。
  官員心態
  有幹部向縣委書記“透風”
  新京報:廣場問政到現在,已經有9名幹部被處理,目前這9名幹部在做什麼?
  陸邦柱:其中兩人是這次剛被免職,現在還在單位里,只是不在領導職位了,另外7人紀委調查後給了黨內警告、行政警告或責令糾錯。
  新京報:處理決定是僅僅依據現場問政結果做出來的?會不會讓幹部心裡不服氣?
  陸邦柱:不是的。所有處理決定都要經過紀委的立案調查。
  新京報:有沒有官員曾經私下或明確反對廣場問政?
  陸邦柱:他們就在私下裡說嘛,說書記弄這些事,要求太嚴了,然後有意無意地讓這些聲音傳到我耳朵里。
  新京報:聽到這些意見你會有壓力嗎?
  陸邦柱:壓力不在我這,在這些領導幹部身上。如果為了沒有壓力,讓領導幹部都當太平官,那工作沒法開展,群眾也不答應。
  新京報:有沒有官員會找一些理由不接受問政?
  陸邦柱:沒人敢。如果你身體不舒服,或工作原因不在縣裡,那我們可以等,給你排到下一期,讓其他的單位官員先接受問政。
  新京報:幹部們在對待廣場問政上有情緒上的轉變嗎?
  陸邦柱:過去他們有抵觸情緒,現在很多幹部通過參與發現,群眾是講理的,也很寬容,不會有意刁難你。現在幹部們也知道,揭短亮醜雖然對自己是一種挑戰,但也逐漸接受了。
  問政機制
  一問政,二問效,三問帽
  新京報:除了用計分的方式代替舉牌(現場設有滿意和不滿意的兩面牌),以防止有人怕得罪人舉“滿意牌”,還有哪些體現公正的措施?
  陸邦柱:每次問政前3天,都會通過電視、廣場屏幕公佈時間、地點和問政部門。大多數群眾都是自發來的,還有機關幹部、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。開放式的,誰想來就來。參與者的身份構成很多,這都是保證公開公正的表現。
  新京報:會不會問政問出的都是小問題,而大問題被掩蓋起來了?
  陸邦柱:這個應該不會,群眾提出的問題都是和他們緊密聯繫的,他們關心的問題就是大問題,另外我們的工作組也發現一些違紀違法問題,這也是大問題,比如華中央這件事,就是違紀。
  新京報:你覺得廣場問政在操作上怎麼才能讓效果變得更好?
  陸邦柱:現在每一場問政,對上一場的問題還沒有答覆。我覺得現在最主要的應該在對整改速度、效果的監督有長效機制。對問題比較突出的單位,可能以後不只一年一次,第一次“問政”,第二次“問效”,第三次就要“問帽”了,如果整改不力,那就把你烏紗帽摘掉。
  新京報:廣場問政實行後,政府部門行政作風的改變,有讓你印象深刻的細節嗎?
  陸邦柱:每個辦公室的門上都掛著牌子,牌子上寫著辦公人員的姓名職務,監督電話,現在很多單位只要你去辦事,他們都得站起來,笑著招呼你。
  問政升級
  縣領導也將接受問政
  新京報:“廣場問政”和其他評議形式的區別在哪?
  陸邦柱:我覺得這種方式拆掉了幹部和群眾之間那堵無形的牆;讓工作中的問題暴露在陽光下,幹部幹得好不好,群眾說了算。和其他的問政形式比,更直接,互動也更好。
  新京報:廣場問政是個一把手主導的活動,萬一你卸任,擔不擔心人走政息?
  陸邦柱:我們出台了一系列辦法,讓廣場問政常態化和制度化,不是今年弄了明年就不弄,我們甚至考慮讓窗口服務單位、執法單位全都接受問政。
  新京報:作為縣委書記,想沒想過有一天您也直接面對群眾,接受廣場問政?
  陸邦柱:我們有這個想法。現在已面向鄉鎮一級的領導了,想下一步在縣一級鋪開,讓縣裡領導接受群眾監督。
  新京報:你覺得群眾會給你打多少分?
  陸邦柱:嗯,這個我不敢說(笑),但我覺得應該不會太差。即使很多機關幹部心裡有意見,但我相信他們都是做事情的人,知道該怎麼去看待和評價我。
  新京報記者 賈鵬 實習生 羅婷 北京報道
(原標題:陝西商南迴應官員當眾被免)
(編輯:SN077)
創作者介紹

布簾

hf32hfzl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